您的位置:首页 > 信息资讯 > 出入境提醒 >> 正文
菲律宾政治“老问题”:选总统主要看气质?
作者:本站作者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6-05-11 11:05:53 打印此页面
分享

  2.jpg

  图为达沃市长罗德里戈·杜特尔特在会上发表演讲,向与会的商界人士介绍自己的政策理念。中新社记者 张明 摄

  菲律宾定于9日举行总统选举投票。最新公布的选前民意调查结果显示,达沃市长罗德里戈·杜特尔特支持率达到33%,明显超过其他4名候选人。

  这场选举胜负已定还是变数仍存?对总统人选,菲律宾选民最看重什么?按照一些媒体和专家的说法,本次选举并未摆脱关注候选人家族背景、个人魅力甚于竞选纲领、执政能力的“惯例”,但几名候选人的支持率反差仍反映出菲律宾民众对改变现状的期待。

  【个人魅力重于竞选纲领?】

  《经济学家》杂志网站近期刊文指出,菲律宾政治存在一个“老问题”,本次选举也没能例外,即“喜爱作秀技巧和个人魅力甚于政策和管理能力”。

  就目前支持率领先的两名候选人来看,相比其他候选人,杜特尔特和居于其次的女参议员格蕾丝·傅执政经验并不丰富,但杜特尔特凭借“硬汉形象”和“大嘴风格”获得大量选民支持,格蕾丝则得益于“著名影星和前总统养女”的光环和“政坛新星”的清新形象。

  据新华社驻菲律宾记者杨天沐了解,在菲律宾,候选人竞选纲领、家庭背景、个人魅力等都是影响民意的因素,但影响的程度“有大小之分”。

  其中,竞选纲领的影响“不算很大”。这一方面因为各候选人竞选纲领重点大同小异,都不外乎经济发展、社会福利、就业等方面;另一方面因为候选人不时会根据选前热点改动竞选纲领,例如,杜特尔特所提反罪恶、恢复社会秩序的政策4月获得热烈反响后,格蕾丝和执政党候选人、前内政部长曼努埃尔·罗哈斯都纷纷效仿这一政策。

  相比之下,家庭背景在菲律宾选举中具有重大影响。类似格蕾丝“继承”养父声望的情况在菲律宾政坛不乏先例。例如,现任总统阿基诺在母亲科拉松·阿基诺去世后陡然获得巨大名声,从而当选总统;科拉松则被认为是因为丈夫遭暗杀而获得声望,当选总统。在地方政府领导人竞选中,省长职位在一个家族中父传子、子传孙的现象非常普遍,选民也经常因为姓氏而选择支持某名候选人。

  此外,个人魅力也经常成为候选人获得支持的重要原因。格蕾丝因为在高官腐败案和对2015年南部玛玛萨帕诺枪战的调查而获得了清新的政治形象,一度成为支持率最高的总统候选人。身为达沃市长的杜特尔特夸耀自己曾“法外处决”罪犯,在菲律宾司法流程冗长、警察系统腐败严重的背景下,被部分民众视为“硬汉”。 

        【“菲版特朗普”反映民心求变】

  几名候选人中,杜特尔特显得有些特别:他并非出身政治世家,竞选期间不时吐出惊人言论,甚至被一些分析人士称为“菲律宾版特朗普”。

  杜特尔特的竞选口号“系统坏了,我来修理”,看似“简单粗暴”,却引发大量主流选民共鸣。《经济学家》解读,这反映了菲律宾民众不满现状、期待变革的心态。

  一方面,民众对由少数家族控制政坛的状况心生厌倦。另一方面,尽管菲律宾经济增长近几年处于中高速水平,但不同地区、人群间贫富差距显著,城乡民众在生活水平、基础设施建设、就业机会等诸多方面存在不公平,引发占人口多数的贫困人群不满。此外,菲律宾长期遭受行政机构腐败和社会秩序混乱等困扰。

  杜特尔特巧妙利用了上述不满:在他的家乡米沙鄢和由他担任市长多年的达沃市,民众不满本地区之前遭受的“政策歧视”,大量支持他;在首都马尼拉,他要铁腕治理社会秩序的誓言也迎合了相当部分选民的期待;新生的中产阶级也对他“改变游戏规则”的提议抱有好感。

  除了杜特尔特,格蕾丝参政时间较短支持率却较高,也被视为民心求变的体现。按照《经济学家》的说法:“今年,更有经验的候选人在民意调查中表现更早。”

  【选举结果还存变数?】

  根据菲律宾主要民调机构社会气象站5日发布的最新民调结果,杜特尔特以33%的支持率领先,格蕾丝和罗哈斯分别以22%和20%的支持率位居其后。

  对于民调数据与最终投票结果之间可能出现的差距,分析人士列出一系列“变量”,包括候选人之间的政治交易、出钱拉选票的贿选行为、修改选票等作弊行为。

  值得一提的是,候选人出钱拉选票在菲律宾选举中已经成为长期存在的普遍现象,甚至被一些人称为“贿选文化”。

  杨天沐说,他在当地采访时,无论门卫、小贩、服务生等底层人群,记者、售货员等中产阶层,还是高层政坛人士,几乎都承认贿选“难以避免”。据一名当地记者描述,一些选民会在选前致信社区行政官员,说明自己的“麻烦”,要求对方“帮助”。为取悦选民,这些官员通常会出钱或出力帮助解决问题。而给予帮助之后,官员会带选民去参加某些候选人的演讲集会,暗示要支持他们。

  不过,由于选举前候选人都会想方设法讨好选民,一个选民同时收到多个阵营“好处”的现象普遍存在,贿选实际上“成本”较高,效果有限。

  相比之下,操纵民调结果以引导民意、游说重要宗教集团背书等,或许是更为有效的手段。例如,菲律宾基督教会5日表态支持杜特尔特,被视为他锁定胜局的一大利好。这一宗教集团的教众占选民总数5%左右。在简单多数计票制度下,这一比例已属可观,在候选人支持率相差不大的情况下甚至可能直接决定选举结果。此外,宗教集团的表态可能间接影响一些举棋不定的选民和利益集团的选择。

  就操纵民调结果而言,尽管不排除这种现象,但民调机构为了自身声誉,通常越是临近选举越注重准确率。杨天沐了解到,根据以往选举情况来看,临近选举时的民调结果与选举最终结果之间差距不大,在民调误差范围内。(郜婕)(新华社专特稿)